<th id="1l9zh"></th>
<span id="1l9zh"><video id="1l9zh"><strike id="1l9zh"></strike></video></span>
<th id="1l9zh"><noframes id="1l9zh"><span id="1l9zh"></span>
<progress id="1l9zh"><video id="1l9zh"></video></progress>
<progress id="1l9zh"></progress>
<progress id="1l9zh"></progress>
<progress id="1l9zh"></progress>
<th id="1l9zh"></th>
<th id="1l9zh"><noframes id="1l9zh"><th id="1l9zh"></th>

這座虛擬博物館,裝著互聯網原住民的共同記憶

梗不只是互聯網原住民們的方言,也不停地影響真實世界中的語言。四跡希望保留它們的流變,小到某個漫畫和游戲的愛好者,大到所有中文使用者都能在其中找到共鳴。

互聯網上不同圈層文化的粉絲起爭執、掀起罵戰是常有的事。四跡搭建博物館也小心翼翼,生怕觸及誰的底線,或者惹誰生氣。

責任編輯:譚暢

中文梗博物館建在一款虛擬現實游戲里。 (網絡截圖/圖)

如今,比不使用網絡用語更過時的事兒,就是使用過時的網絡用語。

網絡用語與互聯網相伴誕生,又在信息流里快速更迭;詞句、圖片和視頻片段共同組成了屬于互聯網的方言——梗。

2022年4月,1993年出生的四跡(網絡昵稱)靈光一現,在VR Chat上建了個中文梗博物館。這座耗時兩個多月建成的虛擬博物館,收錄了中文互聯網從2000年至今的流行梗,從百度貼吧時期的“火鉗劉明”“蘭州燒餅”,到初代鬼畜文化?!敖鹂览薄罢軐W”、成龍大哥的“DUANG”,再到新近于視頻平臺走紅的“退退退”……

VR Chat是一款免費大型多人在線虛擬現實游戲,這個世界里的玩家享有高度自由,可以自主生產內容,也可以進入別人的空間游玩、社交。在理論上有無限空間的虛擬世界里,四跡建起博物館,收納了二百五十余個梗,按時間順序排布,后來又增設了游戲、二次元專區。

四跡是個美術監制,也是數碼世界原住民,在B站上有36萬粉絲,愛看番劇動畫。他喜歡初音未來,形容自己是個“興趣使然的老二刺螈”——這也是個梗,是“二次元”的諧音詞。

梗不只是互聯網原住民們的方言,也不停地影響真實世界中的語言。四跡希望保留它們的流變,小到某個漫畫和游戲的愛好者,大到所有中文使用者都能在其中找到共鳴——但也是因為這一點,篩選與詮釋,成了困擾他的原因。

梗博物館內景。 (網絡截圖/圖)

一秒代入當年

VR Chat里玩家可以建大樓、看風景、逛展會,但最讓四跡動容的瞬間反而十分平淡。

那是一個下午,他和朋友一起待在一個小屋里,屋外下著雪,屋內烤著暖爐。他們躲在小屋里看電視、聊天。在這個虛擬的小屋里,他不是永

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

立即登錄

網絡編輯:木易

歡迎分享、點贊與留言。本作品的版權為南方周末或相關著作權人所有,任何第三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否則即為侵權。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
和闺蜜一起跟3个男人做
<th id="1l9zh"></th>
<span id="1l9zh"><video id="1l9zh"><strike id="1l9zh"></strike></video></span>
<th id="1l9zh"><noframes id="1l9zh"><span id="1l9zh"></span>
<progress id="1l9zh"><video id="1l9zh"></video></progress>
<progress id="1l9zh"></progress>
<progress id="1l9zh"></progress>
<progress id="1l9zh"></progress>
<th id="1l9zh"></th>
<th id="1l9zh"><noframes id="1l9zh"><th id="1l9zh"></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