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1l9zh"></th>
<span id="1l9zh"><video id="1l9zh"><strike id="1l9zh"></strike></video></span>
<th id="1l9zh"><noframes id="1l9zh"><span id="1l9zh"></span>
<progress id="1l9zh"><video id="1l9zh"></video></progress>
<progress id="1l9zh"></progress>
<progress id="1l9zh"></progress>
<progress id="1l9zh"></progress>
<th id="1l9zh"></th>
<th id="1l9zh"><noframes id="1l9zh"><th id="1l9zh"></th>

“彩色開國大典”是如何被找到的?

汪珉觀看樣片過程中,對方一位研究員遞過來一張光盤,說,“你可能會感興趣”。

這不是印象中那段僅有幾分鐘的《開國大典》。光是毛澤東的講話,在片中就有十多分鐘,他完整地宣讀了中央人民政府的人員組成名單。

由于蘇聯攝影團隊與中方團隊的機位不盡相同,這段素材還拍攝到中方攝影師侯波,她是當時城樓上唯一的女攝影師。

(本文首發于2022年9月29日《南方周末》)

責任編輯:吳筱羽

上海音像資料館從海外找到的彩色版開國大典影像素材截圖。 (受訪者供圖/圖)

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流傳于世的開國大典影像是黑白的,只有幾分鐘。那是一個右側機位,毛澤東在畫面的中心位置,他面向話筒,用濃重的湖南口音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

在1990年代的文摘報刊中,曾有一個關于開國大典影像為何只有幾分鐘的傳言。據說,典禮開始前,一隊蘇聯電影攝制組來到中國,從典禮開始,一直拍到彩燈高掛。相關的膠片被小心保存在西華賓館。沒想到1949年10月2日凌晨,賓館失火,唯一保存下來的,就是前述片段。

在中國紀錄片界,大家其實知道在哪兒可以看到“更完整”的開國大典。1949年時,確實有兩位蘇聯導演與中方合作成立電影攝制組,在中國拍攝紀錄片,因為他們用的是彩色膠片,也被人稱為“五彩隊”。后來,他們的紀錄片《中國人民的勝利》和《解放了的中國》在影史上聲名顯赫。前者中有不少開國大典的內容,但國內流傳的版本,由于種種原因,在很長時間里也是黑白的。

“彩色的開國大典”在哪兒?2012年以來,上海音像資料館的采集編研團隊陸續到海外搜尋與中國共產黨早期領導人相關的歷史影像資料,截至目前,采集編研團隊已找到包括陳獨秀、瞿秋白等多位中共早期領導人的影像資料,其中趙世炎、王荷波等人的影像,屬于首次發現。換言之,除了照片,這些片段是這些歷史人物目前僅有的影像資料。

也是在這個過程中,采集編研團隊意外獲得了關于開國大典影像資料的新線索。

意外得來

2010年,為了做好中國共產黨成立90周年的慶祝工作,上海音像資料館組織了一個采集編研團隊,到海外尋找與中共早期領導人相關的影像資料。

關于早期中共黨史方面的活動影像資料,資源最豐富的國家是俄羅斯。2011年,采集編研團隊和俄羅斯影像檔案機構搭上了線。之后兩三年,以上海彩色影像為起點,上海音像資料館開始了對新中國成立初期所攝彩色影像的逐步挖掘。

據該館版權采集部主任翁海勤介紹,關于這批數量巨大的影像遺產,起初采集人員收到的文字信息是一份長長的俄語素材目錄,“上面只有拍攝年份、省/市名稱和簡短的描述,絕大多數無法判斷畫面內容”。

雖然保存較為完整,但在眾多海外資料館中,俄羅斯相關檔案的開放程度又是較低的?!昂芏噘Y料沒有實現數字化,還是以最原始的35毫米膠片的載體形態保存?!鄙虾R粝褓Y料館媒資產品部主任管怡瑾回憶,看樣片也需要轉錄的費用成本,團隊只能通過

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

立即登錄

網絡編輯:劉小珊

歡迎分享、點贊與留言。本作品的版權為南方周末或相關著作權人所有,任何第三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否則即為侵權。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
和闺蜜一起跟3个男人做
<th id="1l9zh"></th>
<span id="1l9zh"><video id="1l9zh"><strike id="1l9zh"></strike></video></span>
<th id="1l9zh"><noframes id="1l9zh"><span id="1l9zh"></span>
<progress id="1l9zh"><video id="1l9zh"></video></progress>
<progress id="1l9zh"></progress>
<progress id="1l9zh"></progress>
<progress id="1l9zh"></progress>
<th id="1l9zh"></th>
<th id="1l9zh"><noframes id="1l9zh"><th id="1l9zh"></th>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