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1l9zh"></th>
<span id="1l9zh"><video id="1l9zh"><strike id="1l9zh"></strike></video></span>
<th id="1l9zh"><noframes id="1l9zh"><span id="1l9zh"></span>
<progress id="1l9zh"><video id="1l9zh"></video></progress>
<progress id="1l9zh"></progress>
<progress id="1l9zh"></progress>
<progress id="1l9zh"></progress>
<th id="1l9zh"></th>
<th id="1l9zh"><noframes id="1l9zh"><th id="1l9zh"></th>

兩學生因用書占座起糾紛:“書先到先得”的驅動邏輯為何難以根除?丨快評

我頭天晚上放本書在教室,第二天就得到了一個好座位,節省了第二天早起的時間。繼而發現,兩個人合作、一寢室的人合作、更多的人合作,每一個人在一個時間周期輪流去替所有人用書占座,就能在這個時間周期的每一天得到好座位,是不是節省的時間更多?這就是座位先到先得玩不下去,會被用書占座、抱團輪流“執勤”用書占座所替代的內在邏輯。

責任編輯:辛省志

2022年9月21日,安徽某高校兩學生因自習室占座起糾紛的視頻引關注:女生稱早晨用書占座下午卻發現被男生使用,憤怒的女生拿書摔打桌子,男生躲過后用書反擊。二人沖突升級,互相推搡,多名同學上前勸阻。事后,學校表示原則上不許用書占座。

小小的糾紛,多大的事兒,值得寫一篇文章來挖掘其公共意義嗎?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于細微處見精神”,用書占座起紛爭是一個典型的公共資源爭用問題。

中小學一人一座,座位的產權或使用權界定每一個人,邊界很是清晰。進入大學,圖書館、自習室的座位,全校學生爭用,僧多粥少,有人得也有人不得。公共課大教室,幾個院系的學生爭用。專業課教室,一個院系或一個專業的學生爭用,雖然座位是夠的,但前后左中右有優劣之分。如何分配座位,如何界定一個座位一天或數個小時的使用權?

或有人說,為什么不把座位備得多多的,全校學生人人有份,無需爭搶?很少有學校把圖書館修到全校

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

立即登錄

網絡編輯:柔翡 校對:胡曉

歡迎分享、點贊與留言。本作品的版權為南方周末或相關著作權人所有,任何第三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否則即為侵權。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
和闺蜜一起跟3个男人做
<th id="1l9zh"></th>
<span id="1l9zh"><video id="1l9zh"><strike id="1l9zh"></strike></video></span>
<th id="1l9zh"><noframes id="1l9zh"><span id="1l9zh"></span>
<progress id="1l9zh"><video id="1l9zh"></video></progress>
<progress id="1l9zh"></progress>
<progress id="1l9zh"></progress>
<progress id="1l9zh"></progress>
<th id="1l9zh"></th>
<th id="1l9zh"><noframes id="1l9zh"><th id="1l9zh"></th>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